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危机时刻再读《自然资本论》
来源:   日期:2011-11-03    点击:

编者按

    蜀光高1953级校友王乃粒,研究员。1936年出生于自贡市;毕业于北京钢铁学院;1958——1960年,在莫斯科前苏联科学院巴依可夫冶金研究所进修;1980——1982年,在德国明斯特大学物理研究所作访问学者。曾任:中科院上海市冶金研究所副所长、上海市科协副主席、上海市旅游管理局局长等职。著作颇丰,现已74岁仍勤于笔耕。

    他与人合译的《自然资本论》一书已于2000年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这是三位美国作家合著的关于下一次产业革命的畅销书。被美国当年的总统克林顿列为内阁部长的必读书目。评论家将它与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相提并论,认为“如果《国富论》是第一次产业革命的《圣经》的话,那么,《自然资本论》就是第二次产业革命的《圣经》”。此书在世界的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王乃粒2000年8月5日,发表在文汇报科技文摘版对《自然资本论》一书的评论和2009年《上海科坛》第三期上的“危机时刻再读《自然资本论》”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作为《自然资本论》中文版的译者之一,我认为本书主要想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充分、有效地利用自然资源,减少对环境的污染,更大地提高自然资源生产率以实现“4倍效应”,即以一半的自然资源消耗,产出双倍的经济效益。今天再读本书,对我们建设一个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实现人与自然可持续的和谐发展的社会,具有很好的启示和借鉴作用。当然这本书也并非一贴万灵药,要想解决贫富悬殊的差距问题,使整个人类都过上富裕的好日子,还涉及到诸多社会问题、政策问题、制度问题和国家间的利害关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今天,我们刊登王乃粒2009年在《上海科坛》第三期上发表的“危机时刻再读《自然资本论》”一文,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蜀光中大发3d友栏目编辑室

                                          2011年2月10日

 

 

危机时刻再读《自然资本论》

                  ·王乃粒

 

百年呼声日益急迫

 

    回顾几千来年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可以看出,人类在已经走过的生存和发展道路上,总是不断地向大自然索取,千方百计地利用各种自然资源来为发展生产和经济,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服务。这种为了满足人类自身需要而利用自然资源,改造自然环境,使自然界发生变化的过程,便是自然的人化过程。而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和世界经济的迅速发展,更大大加速了这一过程。

    事实上,早在100多年以前,恩格斯就已经高瞻远瞩地在他的著名著作《自然辩证法》中告诫过我们:“不要过于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遗憾的是,人们并没有听从恩格斯的忠告,也不明白人类自身作为自然界的一部分,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只有依赖良好的生态环境才能得以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的道理,一直走在发达国家几乎都走过的“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上。世界范围内,有害气体和温室气体向大气层排放造成的酸雨、臭氧层破坏和全球变暖,乱砍滥伐森林造成的水土流失和洪水泛滥,过度放牧造成的沙漠化和沙尘暴,水体环境受污染造成的水质富氧化生成蓝藻和水葫芦等现象到处泛滥。

    面对日益严峻的资源短缺和生态环境破坏问题,世界上的有识之士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频频发出警示:如果人类仍陶醉于改造自然所取得的成就,一味为追求生产和经济的高速发展而肆无忌惮不加限制地向大自然索取,对生态环境造成更大的危害,人类终将面临一场难以摆脱的生态危机,到头来不仅工业和经济不可能持续发展,甚至会给整个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1972年,一批有识之士组成的罗马俱乐部发表了它的第一份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组织来自几个国家的17位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参加的专题小组提出的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该报告的第一条结论便是:“如果在世界人口、工业化、污染、粮食生产和能源消耗方面按现在的趋势继续下去,这个星球上的增长极限将在100年内的某一天发生”,“工业的增长,最迟在下一个世纪(即21世纪)一定会停止”同年,联合国在斯德哥尔摩通过了《联合国环境会议宣言》,第一次提出了环境与发展之间的关系这一主题。

    1982年,联合国成立了三个高级专家委员会,分别发表了《我们共同的危机》、《我们共同的安全》和《我们共同的未来》三个纲领性文件。提出:为了保障安全,克服危机和创造未来,都必须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

    1992年,联合国再次五分11选5环境与发展会议,形成了《关于环境与发展的里约热内卢宣言》和《21世纪议程》两个重要文件。

    1997年6月27日,联合国第19次大会重申《21世纪议程》是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依据。

    近年来,一些经济学家从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指导思想出发,对世界普遍采用的作为经济总量指标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提出质疑,因为一个国家不合理地消耗资源,污染环境的实际情况并不能在GDP中反映出来。因此,联合国提出了一种新的经济指标体系,它要求将自然资源消耗和环境退化等因素造成的经济损失从GDP中扣除,从而得出符合经济生态学的净国内生产总值(NDP)。此外,联合国发表的一个关于人类发展的报告还进一步指出:生产总值的增长代表的只是经济总量的增长,但并不能表示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从而提出了一种代表人类发展水平的人文发展指数HDI。这个指数包括三个指示值:一是预期寿命,二是受教育程度,三是国内生产总值。它要求我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还要特别注意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水平和受教育水平。

    应该指出的是,可持续发展决不是一个单独的环境保护问题,而是涵盖了人类总体社会生活和长远发展的方方面面提出来的,其定义有好几十种。得到世人普遍认同的是制订《我们共同的未来》的主持者于1987年提出的定义———“既满足当代人的需要,又不对后代人满足其自身需要的能力构成危害的发展。”中国国务院办公厅于1996年7月26日转发国家计委、国家科委关于进一步推动实施《中国21世纪议程》意见的通知,通知明确表达的可持续发展相关概念是:“可持续发展就是既要考虑当前发展的需要,又要考虑未来发展的需要,不以牺牲后代人的利益为代价来满足当代人利益的发展;可持续发展就是人口、经济、社会、资源和环境的协调发展,既要达到发展经济的目的,又要保护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和环境,使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永续发展和安居乐业。”

    而今,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全球性和世纪性的话题,超越了国家、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界限,引起了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大众的高度重视和普遍关注。

 

自然资本财富观

 

    上世纪90年代,在世界资源短缺,环境污染持续恶化的背景下,在美国,以前副总统戈尔和克林顿的可持续发展委员会的两主席之一雷·安德森博士为代表的一批具有远见卓识的学者、政治家和企业家组成了一支“梦之队”,以他们的著作和示范行动致力于改变第一次产业革命以来浪费资源、破坏生态环境、给地球造成严重违害的状况,争取做到经济效益同社会效益和生态环境效益三赢,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他们还针对第一次产业革命造成的弊端,提出了进行第二次产业革命的响亮口号。

    1999年,“梦之队”的三位成员保罗·霍肯、艾默里·洛文斯、亨特·洛文斯撰写出版了集中反映有识之士对今后人类经济、社会发展方向的全新思考,呼吁世人重新考虑生产方式和经济发展模式,并提供了一些可供借鉴的企业可持续发展成功案例的著作《自然资本论》(中文版于2000年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当时即被克林顿总统指定为美国部长的必读书目,还被评论称之为“第二次产业革命的圣经”。

    长期以来,利用投资、工厂和设备来创造和积累财富,是资本主义对财富的传统定义。在这样的定义下,人们谈论财富往往只强调加工资本(生产能力有多强)和金融资本(资金和财产有多少),而忽视人力资本和自然资本这两样最重要的财富。发展生产主要依靠提高劳动生产率,至于自然资源的利用是否合理、高效,生态环境是否受到影响和破坏则很少有人关心。《自然资本论》指出:实际上,经济社会要健康发展,需要4种类型的资本整合利用方能顺利运转。这4种类型的资本是:一、以体力劳动和智力、文化和组织形式出现的人力资本;二、由现金、投资和其他货币手段构成的金融资本;三、包括基本设施、机器、工具和厂房在内的加工资本;四、由自然资源、生态系统和生态系统构成的自然资本。

    关于自然资本的重要性和不可替代性,美国科学家模拟(或称“复制”)地球自然生态系统(即生物圈Ⅰ号),在1991年到1993年以及1994年前后两次共三年半时间中所做的生物圈Ⅱ号试验结果已经证明,被封闭在生物圈Ⅱ号中生活和工作的科学家小组全体人员,在结束实验走出生物圈Ⅱ号时,这个人造生态环境已处于奄奄一息之中,而这些面容憔悴的科学家之所以还能幸存下来,靠的是从外部注入的新鲜空气、饮用水和适当的食物。而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生物圈Ⅰ号,却无声无息、毫不费力地为60亿人口提供着优质的生态系统服务。

    令人不安的是,如今生物圈Ⅰ号也已处在危机之中。地球维持生命,维护经济活动的能力正在受到人类采掘、加工、运输和处理大量自然资源(每年约2200亿吨)的威胁。工业界以狭隘的眼光只注意到地球生态系统中那些可作为原料的资源,而没有注意到这些系统无偿地提供的更多、更重要的服务。虽然资源和生态服务系统均来自地球。甚至来自同样的生态系统,但却是性质不同的两回事。例如森林,它不仅可以生产木材和木质纤维,还能提供诸如水储存、动植物生长的自然生态环境和调节大气和气候的生态服务系统。而那些靠获取木材和木质纤维做原料来谋利的公司(如家具厂、造纸厂等),往往以破坏森林为代价而不以为然,只有当地球生态服务系统遭受严重破坏,引起各种自然灾害,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时,才逐渐引起了人们的重视。如,1998年我国长江洪水泛滥,淹没了大约6000万公顷可耕地。这场造成了约300亿美元损失的灾难的发生,才促使我国政府痛下决定采取禁伐森林的措施和一项代价为120亿美元的重新植树造林计划。

    《自然资本论》指出:企业之所以会无所顾忌地大量浪费自然生态系统服务的原因,在于提供的服务的价值并没有在商业资金平衡表上体现出来,这是一种不能容忍的“疏忽”。因为,经济是植根于自然生态环境之中的。据专门机构的保守估计,整个地球的生态服务系统每年创造的价值高达33万亿美元。这一数值接近全球的国民生产总值。更关键的是,对这些服务中的大部分而言,至今还找不到已知的任何代价的替代物,而人类离开了这些服务便无法生存下去。为此,《自然资本论》提出了不仅要保护好生物圈,同时还必须提高经济效益和竞争力的观点,同时提出了采用可以提高资源生产率的先进技术和对商业经营模式稍作改变,便可以为今天的人类和子孙后代带来惊人的利益的可行性方法。这种把经济效益同自然生态效益结合在一起的观点,就叫“自然资本论”。

 

下一次产业革命要完成的4项基本改革

 

    《自然资本论》针对第一次产业革命以来的商业经营模式存在的各种弊端,提出了要进行的4项基本的改革:

    一、 大力提高自然资源生产率

    这是改革的第一步,即企业要争取在整个生产系统中减少能源、水、材料和其他资源产生的废料。在获利的同时做到这一点,主要方法有两种。一是采用全新的设计方法,把工业系统作为一个整体而不是一个个孤立的部分来考虑;二是采用新技术,特别是那些建立在自然过程和新材料基础上的新技术来取代老的工业技术。

    实行整体一系统设计

    过去的老观念认为,要想实现更大的资源节约就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而今,这种陈旧的观念正在让位于一种全新的观念,即更大的节约可以带来更低的成本和更好的经济效益。这是一种增加回报的观念,它支配着整体系统设计背后的许多革命性思想。精打细算的加工就是整体一系统思维的一个重要方面,它有助于许多企业大大减少在投资准备阶段、废品率、库存等方面的浪费,并且在提高自然生产率的同时可以获得更大的效益。例如美国一家商用室内材料制造商——雷·安德森领导的界面公司,在他的一家地毯制造厂中,有一种工作液体必须通过一种标准泵唧(抽吸)环路进行循环使用,一名工程师在设计上只是通过选用一种比一般泵用管道粗一些的泵,并使管道变短,呈直线排列这两种极其简单的改进,就使所需要的泵唧马达功率比原来的减少了92%,从而大大节约了能源消耗,降低了生产成本,如此因为对系统中某一部分做了正确的改进投资而使整个系统中产生多种效益的案例绝非偶然。再比如将普通的马达变成高效率的马达,或者将一般的照明镇流器(如像控制日光灯的变压器)改成能自动使灯光变暗以配合进入室内的日光强度的电子镇流器,企业就可以得到18种相关的效益。专家估算,如果美国每个人都能以此种和其他一些节能技术以最佳方式用到所有现有的马达和照明中去,美国全国2200亿美元的电费就可以减少一半。

    还应该指出的是,在生产过程的下游所作的细微改变往往能在上游产生更大得多的节约效果。例如在几乎所有使用泵唧系统的工业部门中,每节约一单位的液体流量或在出口管道中每减少一单位摩擦,便可以在发电站节约大约10单位的燃料、成本和污染。当然,在源头上节约液体流量本身也能带来直接的效益,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当加利福尼亚州的经济增长达到30%时,它的用水量却下降了30%,从而相应地节约了废水处理费用。由此而引起的泵唧能量节约以及在发电厂的燃料和污染方面近10倍的节约,还可以产生大量的附加节约效果。

    采用新技术

    以汽车工业为例,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汽车技术正显出老化的迹象。目前,汽车燃烧汽油消耗的能量中实际上只有1%用于运送驾驶者本身,其余的能量都白白浪费掉了。另一方面,汽车工业的基础设施成本昂贵而且缺乏效率。汽车厂商生产的趋同的产品在已经趋于饱和的核心汽车市场上贱卖,为争夺窄小的生存空间而苦苦挣扎,已达到了非改革不可的时候了。于是,一种“超级汽车”便应运而生。自1993年以来,汽车制造商已花了几十亿美元用于这种全新型汽车的开发和商业化。“超级汽车”将现在最好的技术整合在一起,并通过4种重大的创新,使汽车的油耗降低了85%,材料用量减少了90%.

    这种“超级汽车”采用“混合动力”驱动,电动力部分靠安装在汽车上的一个小发动机或涡轮机提供电能,如若采用燃料电池供电,还可以进一步提高效率。

    二、按生产物模式来设计生产

    企业采用“闭路循环”方式来创造能完全排除废料的新产品和新方法。这样做再加上采用更有效率的生产方法,就可以在大多数部门使企业对材料的长期需要量减少90%以上。

    “废料即是食物”是“闭路循环”的理念,也就是说,每一种被制造出来的产物(包括废料),都应该要麽构成自然养料,要麽被重新加工进技术养料,最终它们都应该或返回生产系统,或通过原料回收用于再生产。“闭路循环”制造不仅是一种理念,而且已经收到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生态环境效益,例如,美国的再制造业在1999年的收入已达到530亿美元,超过了整个耐用消费品制造业的收入。

    这里所说的“闭路循环”制造理念,其实就是通常所说的循环经济。循环经济要求按照生态规律组织整个生产、消费和废料处理过程,其本质是将现行的资源→产品→废物排放的线性经济流程改变成:资源→产品→再资源化(即将废料变成资源)的闭路循环经济流程。

    循环经济要求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遵循3R原则,即资源减量化、产品反复使用和废弃物再资源化,而非工业社会以来那样的高度消耗资源,产品用过后就扔掉以及大量排放废弃物。

    三、 改变商业模式

    20世纪80的年代,瑞士工业分析家华尔特·斯坦格和德国化学家马其尔·布朗格特各自独立地提出了一种新的产业模式,即目前已经在形成的“服务经济”。不同于制造出商品然后出售的旧思路,服务经济是通过让消费者租用商品来得到服务。在这样的经济模式下,消费者用钱购买的并不是具体的空调、冰箱之类的商品,而是与这些商品相关的一系列服务。制造商也不再将自己看成是产品的出售者,而是长期服务的提供者。他们出售结果(服务)而不是设备;出售的是使用功能和满意度,而不是产品。例如美国界面公司,按照“服务经济”的理念将自己从一家出售和铺放地毯的公司转变成了一家提供地毯服务的公司。也就是说,它不再出售地毯,而是提供一种按月收取租金的出租地毯服务,并且对地毯的更新和清洁承担责任。它通过每个月的巡查,检查来更换用旧了的那部分地毯,而不是整块地更换。这样做,可以减少地毯材料消耗约80%,这种以解决问题为本的“终局经济”,就是“服务经济”,它既可以为顾客提供满意的服务,又可以提高供应商的经济效益。

    四、向自然资本再投资

    自上一次产业革命以来,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走了一条“先污染,后治理”的错误道路,并不断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现在,这种破坏给人类造成的无数惨痛教训,已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节约自然资源和保护环境的重要性。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实践循环经济和服务经济模式,并开始对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自然生态服务系统和生物资源基地进行再投资。

    坐吃山空,不对自然资本进行再投资,那么生态系统的削弱就可能成为制约世界经济繁荣的一大瓶颈。从企业的切身利益讲,不保护自然资源也不对它作再投资,也会直接影响企业自身的经济利益。例如英国的麦克米伦(MacMilan)公司,作为一个皆伐(树木)者和氯气的使用者,它受到了环境活动家的严厉批评,从而便它的销售额几乎在一夜之间损失了50%。而那些带头对自然资源进行了投资的公司,则尝到了经济回报的甜头,长期实行一种植树政策以补偿它的动力厂排放的碳造成的环境影响。这种合乎环保要求和公德准则的举措,曾一度被一些人误认为是多此一举。但如今却被人们公认为是一种有远见的明智之举。因为许多国家的中间商正在着手开辟碳排放交易市场,而通过植树减少碳排放可以从这种交易中获得经济上的回报。

    “如果说亚当·斯密”的《国富论》是第一次产业革命的《圣经》的话,那么《自然资本论》很可能会成为下一次产业革命的《圣经》。”这是当年一些评论家对刚出版的《自然资本论》的评论,也有人将其誉为“通往生态可持续性道路上的一块概念里程碑”。无论怎么说,经过10年发展后的今天,我们重读《自然资本论》,确实感受到这本书对第二次产业革命的指导作用是勿庸置疑的。

    作为《自然资本论》中文版的译者之一,我认为本书主要想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充分、有效地利用自然资源,减少对环境的污染,更大地提高自然资源生产率以实现“4倍效应”,即以一半的自然资源消耗,产出双倍的经济效益。今天再读本书,对我们建设一个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实现人与自然可持续的和谐发展的社会,是具有很好的启示和借鉴作用的。当然这本书也并非一贴万灵药,要想解决贫富悬殊的差距问题,使整个人类都过上富裕的好日子,还涉及到诸多社会问题、政策问题、制度问题和国家间的利害关系,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