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重 庆 行
来源:   日期:2015-12-21    点击:
 

 

王举孙

 

前言

20083月,母校蜀光中学和自贡校友会商定我出任蜀光校友办负责人,主要工作是联系各地蜀光校友会、接待蜀光校友、开办蜀光网《蜀光校友》栏目、参与《蜀光人物》的编辑工作。8年来,我的工作得到广大校友和各地校友会的大力支持,我心存感激。

20151121日,我借乘南航飞机到深圳访亲之机,在渝逗留4天,一是拜访重庆校友会的校友,感谢他们对蜀光自贡校友会和我的工作的支持;二是答谢叶自健、何平夫妇带病用两年的时间为我制作了精美的PPS光盘《历史的脚印》5集;三是重游故地,找回71年前儿时的记忆。

在重庆的4天,是那么令人难忘,我的本意是来答谢重庆校友和叶自健先生的,却又背负了更多的友情之债。

4天,96个小时,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是历史的一瞬间,却象划过天幕上的流星一闪而过;然而在渝逗留的4天,却象凝固的时光,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脑海。4天里,我每天都沉浸在幸福之中。那份热情和真情,不能不让人感动。我的重庆行,收获了满满的重庆情!

 

行(1

何平与她的夫君叶自健先生对我在重庆逗留的4天作了详细地安排。我认识何平是2004年蜀光中学80周年校庆时,她到我家看望我和我的妻子陈淑琼,那时我才知道1958年我任东兴寺小学大队辅导员时曾是她的老师。何平是蜀光高1968级学生、毕业于哈尔滨工程学院,她的夫君叶自健先生毕业于四川大学,夫妻二人均是搞舰船情报的,外文很好,叶先生更是这方面的专家,会几国语言,夫妻二人深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又在艺术、音乐、摄影、电脑、图像处理、PPS制作等方面有很高的造诣,因而她制作的PPS《历史的脚印》作品,图片精美,音乐优雅,已不是一般的电子相册,成为了一件精美的艺术品。由于充分调动了PPS在视听上的优势,因而更凸现了作品主题和人物的性格。

二人为我制作的《历史的脚印》是我的自传体PPS光盘,过程漫长、复杂,作为作者的我,先要提供照片,写出提纲和解说词,制作者叶先生与何平,要对我提供的照片一一扫描,改变像素,编排版面,有的版面采用了动画手段,将画面或文字从不同的角度缓缓移入时,还要控制移动的时间,作者的解说词制作者也要修改,以与画面吻合,有的解说词是二人根据需要添加的。《夕阳琴声(下)》的结尾解说词,是叶先生采用了浪漫的手法,将中外古今男女的情爱,和活着的人总想与天堂上亲人心灵对话的强烈愿望而编写的,曲终了,情感也达到高潮,当我看到结尾时,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回想两年来,叶先生与何平二人帮我制作PPS光碟《历史的脚印》5集,那可是一件费力的活。因为它不是一般的旅游光碟,而是一部自传。它需要大量的老照片。而我所能提供的老照片不仅少,而且品质差,不能满足制作的需要,二人为我补充了大量的照片,如极为珍贵的抗战时期的中国海军军舰和将士照,就是叶先生搜索出来的,这批照片我在写作时花了8年也没搜索到。我的外公是上海海军医院的院长,参与了淞沪会长,长沙会战,救护伤员,以身殉职,缺海军这一块,整个《历史的脚印》就不完美了。中国抗日咋能不反映海军呢?那么多海军将士随军舰沉入了大海呀!有的照片是叶先生采用了高难度技术手段处理的,如带女儿的杨婆婆照,采用了换头术。在我妻子病逝3周年的祭日送上这份珍贵的礼物,我很是感激,使我这颗孤寂的心倍感温暖。

PPS《历史的脚印》5集,它以精美的画面和优雅的音乐,引人入胜,是我和妻子合著的《老顽童伉俪文选》的姊妹篇,受到我的亲友和蜀光校友的赞誉。

1121日早上820分,我从自贡乘大巴于12点半到重庆陈家坪总车站,叶先生与何平已在车站等候了1小时。我刚下车,叶先生便将我的拖箱和旅行袋抢过去,在拖箱上面还放着的一个大旅行袋,一拐一步地往前走。他今年72岁,已是当爷爷的人了,我看见他行走那么艰难,要拖行李,他不让,说:“你已是要80岁的人了,应让比你年轻的我来拉吧!”

我与何平走在他前面,他跟着我们走。

我问何平:“妳先生的腿咋的?”

她说:“先生因静脉曲张动了两次手术。”我的心颤动了------

此时一位手拿一根1米多长的竹棒的“棒棒客”来到叶先生身旁,问:“先生到哪里?”

答:“118路公共汽车站。”

“棒棒客”:“不远,上坡就到,5元。”他把我的旅行袋、跨包挑着,一手拉手提箱,走在前面带路,把我们送到了车站。

在车上叶先生说:“你下榻的皇巢旅店就在渝北区,离我家不远。”

中午我们到一家牛肉面馆吃牛肉面,2两的12元一碗,很实惠,但味道不如正宗的自贡川剧名小生李信元开的担担面好吃,李氏牛肉面的牛肉是取材带筋的牛肉,肉质不死不绵不腻,又滑又入味。

举孙何德何能,得到如此厚爱?后来在叶先生给一位年轻的出租司机摆谈中,他说:“你今天拉的是一位71年后重游抗战时陪都的抗战遗孤,他的父母都是被日本飞机炸死的。”

我明白了,叶先生和他的夫人之所以那么玩命地为我制作光碟,他们也是怀有一份对日寇的恨、对人性的赞美和对祖国的爱啊!

我的心再次颤动了。

 

行(2

熊勇:蜀光重庆校友会是蜀光校友的重要基地之一。

卓光俊:母校,其实我一刻未曾离开!

1122日上午8时,叶先生与何平来到我住的旅店后,叶先生留下帮我安排接待重庆校友,何平则到约定的龙脊广场接人。

9时许,重庆校友会会长卓光俊来到了,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她16多的高个,脚蹬一双高统皮靴,头戴一顶贝雷帽,身穿短夹克,围一条水红色丝围巾,好年轻!好漂亮!重庆校友会好福气!我心中这么想。她是蜀光高1982级校友,毕业于重庆大学,现任重大新闻传媒学院党委书记兼任副院长,是蜀光重庆校友会第二代会长。

10时许,殷智刚、余广元、陈定德、杨坤瑜、肖希蜀、李秀坤、林灼华、朱刚孝、刘海波、李健等校友,由何平陪着也来到了。这些校友,除了卓会长和刘海波、李健三位是80年校友外,都是5060年代的校友,他们在教育、新闻、工业、质检、医药、军工、舰船情报等领域,做出了出色的贡献,获得了不少的嘉奖,却不居功自傲,平和待人,让我这个老顽童倍感钦佩。

在旅舍我是主人,一一为大家冲上一杯热茶,并将母校今年新出版的蜀光简介、蜀光诗社专刊《蜀韵》及蜀光自贡校友会编辑的第21期《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专刊,还有重庆校友会秘书长何平及她的夫君叶先生帮我制作的《历史的脚印》5集,赠送给重庆校友。                                                      

卓会长问何平:“还有《老顽童伉俪文选》呢?”

何平说:“我早已发给了大家。”

我说:“如没得到书,光盘内有电子版《老顽童伉俪文选》。”

又说:“我这次来,纯属私人旅游,在重庆住几天,一是感谢重庆校友8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二是参观重庆抗日纪念地,另外,我还带来了母校熊勇校长、蜀光校友办主任张洁及自贡校友会常务副会长李英华、副会长温怀请、《蜀光人物》老主编卢从义的问候。卓会长,我先放一放熊校长对重庆校友会校友问候录相,好不好?”

她说:“好呀!”

熊校长在录相中说:“感谢蜀光重庆校友会对母校和自贡校友会的支持。重庆校友会是蜀光校友的重要基地之一。重庆校友会的会长、副会长、秘书长及重庆校友,撰文歌颂了一批非常出色的重庆地区的蜀光校友,他(她)们是蜀光的好儿女,蜀光因他们而骄傲!”熊校长充分肯定了蜀光重庆校友会的工作,他祝愿重庆校友会越办越好,祝愿重庆校友事业有成、家庭幸福、身体康健!

放完录相后,卓会长说:“我代表重庆校友会感谢母校的关怀,感谢自贡校友会的问候。”她又接着说:“重庆校友会,准备明年出一期《重庆校友通讯》,近期要召一次重庆校友会常务理事会,研究校友会工作,将将重庆校友会工作做的更好。并希望母校每年都提供一份考上重庆地区高等院校的蜀光学子名册。”

我说:“卓会长得建议是一项团结校友、壮大各地校友会的有力措施,我相信熊校长一定会大力支持。这也是母校一项重要工作。”

重庆校友非常关心母校。我带来的有关母校的三种资料共90份,就连用于一分时时彩宣传的蜀光简介,也一下就被大家一下分光了,这是我没想到的。后来我明白了:这是来自母校的信息!母亲的信息啊!被校友们视为珍贵的礼品!

座谈中,校友们问得最多的是母校和教过他(她)们的老教师的情况。我说母校近年来发展很快,校园扩大到400多亩,新建了可容纳5000名学生的教学大楼,运动场地除老400米运动场外,又新建了两个运动场,教师有300多名,校园文化丰富多彩,厚重与现代融为一体,很让外地参观的同仁们羡慕。我又说五、六十年代的老教师,孙柏蔚、董铸华文革中冤死,李满沉、孙遐龄、马介如、周伯涛、金石、曹玉阶、李佑佛、郭书池、童文幼、李永琪、周文锐、李志道等先后病逝,现在健在的:国外有在加拿大的刘名一老师,在自贡的有何光耀校长、袁嘉锴校长、吴显民老师、朱世纶老师、费舜东老师-----校友们边听我说,又一边叹息,这些老师都是大家非常敬重的,他们大多不在人世了。七、八十年代的老师,有的也逝世了,健在的教师大多已退休,李校长、马书记、黄书记都健在,且仍在发挥余热-----

有人说教师是园丁,有人说教师是蜡烛,有人说教师是船夫,也有人说教师是人梯,我认为教师的本质是传道授业,它是一群甘于清贫和寂寞,无私奉献灵魂高尚的人。教师,她或者他,永远活在学生心中,因此教师也是我们这颗蓝色星球上最幸福的人!

20083月我出任蜀光校友办负责人时,《蜀光人物》第二集的征稿已启动。卢从义主编要我与各地校友会联系组稿问题。我得到重庆校友会的大力支持。在往后8年里,《蜀光人物》第二、三、四集里,约登载重庆校友的来稿30篇,其中有会长卓光俊,副会长殷智刚、余广元,秘书长何平,老前辈黄英年,还有肖希蜀、屈承寿、陈定德等校友也是积极撰稿者。无论是写个人的,还是写群体的,歌颂的都是令人感动的蜀光人,弘扬的都是巍巍我蜀光精神。

文中的主人翁有烈士、有学者、有教授、有医生、有园丁、有军工、有情报专家、有中国体坛的奠基人、有歌颂抗日老兵的著书人、有献出器官和遗体的蜀光学姐等等,一大批重庆地区的蜀光人。

而令人自豪的,这些撰稿者,他们是歌者,也是被人赞誉的大写的蜀光人!有一篇稿件是专写蜀光初1955级一批被军工厂录取的学生,他们后来成了工厂的骨干。作者屈承寿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这是一群非常爱国、非常能吃苦、非常爱母校又非常友爱的蜀光人。这是一篇写群体的叙事文,很难写好。广元与作者反复修改,前后6易其稿,最后到《蜀光人物》第四集决定采用此稿时,我得知作者屈承寿已病危入院时,抢先在蜀光网《蜀光校友》栏目上发表这篇文章,并请广元转告病危的屈承寿说:“他的《一群蜀光学子的平凡人生》已收录于《蜀光人物》第四集,在母校90周年校庆前出版。”听说屈承寿得知他写蜀光军工群体的文章被收录后,很高兴。遗憾地是老屈没能等到书出版就离开了人世。校庆后我给重庆校友会寄去了30本《蜀光人物》第四集,当校友把书送给老屈的亲人时,他们很感动,军工们奉献出的是一颗热爱祖国的心啊!

副会长殷智刚,他撰写了一大批重庆地区的可敬的蜀光人。这次我到重庆受到他热情地接待。我在与他交谈中,才知道他幼年丧父,是靠母亲拉扯大,吃了不少苦。解放后进了蜀光中学,大发3d给了他乙等助学金,他只得前一个月在大发3d吃一顿午餐,下一个月他把上月省下的钱住校搭全餐,坚持完成了在蜀光高中三年的学业。

黄英年老前辈,也是《蜀光人物》的撰稿者,他的一生是多彩的。他曾是地下工作者,解放后参军,当过体工队队员、国家排球教练,获得了我国体育工作奠基者奖。90岁的高龄了,仍关注蜀光学子的成长,与张云湘、李公天、费舜东等人发起成立了“蜀光百年奖助金”,已发奖两届,奖励师生10余人,奖金总额3万余元。

蜀光重庆校友会聚集了一大批蜀光的精英,我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与重庆校友们聚会时,感到回到家一样,留下了许多珍贵的照片。

前排左起:刘海波、余广元、卓光俊、王举孙、李秀坤、杨坤瑜。

后排左起:李健、林灼华、陈定德、肖希蜀、李汝华、 殷智刚、叶自健。

 

左起王举孙、何平、杨坤瑜、陈定德、李秀坤、林灼华、李汝华、李秀坤。

 

50年代老校友合影:左起肖希蜀、王举孙、余广元、殷智刚。

 

80年代校友合影:左起刘海波、王举孙、卓光俊、李健。

 

与部分老校友在旅舍合影:左起作者、朱刚孝、何平、李秀坤、广元。

 

行(4

我和广元好哥们同天生

我和余广元虽属文字之交,但却与汶川大地震有关。

记得20083月我担任蜀光网《蜀光校友》栏目责任编辑才2个月,发生了“512”汶川大地震,我家的挂钟被震下摔坏了,在地动山摇中老师把学生全部集中到大操场,分班席地而坐,校领导有的下到年级、有的则带领人员检查大发3d教学大楼和学生宿舍,住在大发3d的家属,也到操场躲地震。幸好蜀光一切建筑物完好无损。这天下午4点,我来到蜀光网站发稿,网站三人全部守在岗位上,我说:“咋不到操场躲地震?”

一位年青的女教师说:“越是有灾情,我们越不能离岗!有重要情况需马上在网上通报。”

真是蜀光人!谁见过蜀光人怕死的?当时我这样想。

我对她说:“地震刚发生一小时,我就接到校友的电话,寻问蜀光在地震中的情况。这篇报导《地震中的蜀光》,就是回答校友的寻问。”稿件发出去了,它成了蜀光中学在地震第一时间的第一篇报导!

后来我在《蜀光校友》上开设了《我们都是汶川人》栏目,专题报导校友写的有关汶川大地震的诗歌和文章。短短的三个月里,刊登来搞近30篇,甚至还有来自国外友人的报导,以外国人的视角观察汶川大地震:照片有垮塌的山体,有错位的裂口,有成废墟的街道,有空投物资的飞机,有救援的人群,有堰塞湖,还有一副照片令人震撼:照片中没有人,只见在倒塌教学楼断裂的水泥横梁旁,被丢弃的受灾儿童的一个小书包、一双小运动鞋-----看得我一阵一阵地抽泣,真是无声胜有声啊!

    2008820号,我收到《蜀光重庆校友通讯》主编余广元写的一首赞颂全国人民团结抗灾的诗歌,这是一首很有气魄和充满爱心的诗歌,全文于后:

今天是我74岁生日,逢奥运盛世,又是汶川遇难同胞百天忌日,清晨读到《北川县城开禁,万人废墟悼亡灵》一文,悲喜交集,感慨万千,即兴吟作。

                                

余广元

百天忌日恸真情,万人废墟悼亡灵。

苍天无能妄涂炭,军民奋战扭乾坤

大爱无垠助重建,万里山河日更新。

奥运豪情励壮志,高歌中华大振兴。

                                        2008.8.20

“啊!今天也是我的生日!”我这么对广元回电。

    从此,我与广元兄成了好兄弟。

余广元1958年考上西南师范学院物理系。曾在成都电讯工程学院进修,后回西师任教。因院系调整,无线电专业停办,就调到重庆市质监系统从事技术和管理工作。

他的妻子陈定德1958年考上中国科技大学应用地球物理系,是中科大第一届毕业生。先分到中央气象局,后调到重庆质监系统从事技术工作。

他们在我妻子陈淑琼在世时,曾到我家中看望我们;我妻子病逝后发来唁电;这次我到渝的旅游,二人又与叶先生、何平作了精心安排,为我的活动提供了交通和餐饮,给了我很大的方便。

夫妻二人均是高工。

20151121日晚上6时,广元的二公子载着他父母及何平到旅馆来接我一起去观赏山城的夜景。山城的灯海那可是世界闻名。

我在车上说:“上世纪60年代,我的妻子陈淑琼,不,准确地说只能算恋人,在西师生物系上学,后来我也考进西师,函授物理。我到西师面授时,曾与她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游枇杷山,当夜幕降临后,天上繁星与地上的灯海相映成辉,融合一起,哪是星哪又是灯,再也分不清了,壮观极了!”

开车的小余说:“枇杷山观重庆灯海,是壮观。但在大剧院观看江对面朝天门的夜景那不仅是壮观,而是美的享受!”

果如他所言,你看那一排用彩灯勾勒出的高大建筑物的圆屋顶,好气派,犹如欧洲的皇宫;你看,远处林立的高楼迎面而来,又飞驰而去,让人应接不遐。

到了大剧院,广元、定德、何平和我下车观看江对岸朝天门的夜景,广元的二公子则留在车上等我们。我们四人边走边谈又不时举起相机拍照,不知不觉我一下就拍了230张。朝天门不辱其名,真象一座天上的门矗立在长江的河岸上。再看,江中被彩灯打拌的游轮从长江和嘉陵江汇合口起程,拉响了汽笛——呜!呜!呜!顺流而下,它划破了满江的灯光一闪而过。啊!这不是天上银河里的小船吗?!在银河里飞呀飞!那就是我给外孙画的银河小船,满载着闪光的星星!再看,横跨长江的朝天门大桥,有2000多米长,一道圆弧象彩虹从天而降落在大江之上,好大的气魄!

晚上830分我们一行观完夜景后,小余把我送回旅馆,何平也下车,她家就在附近。

回到旅馆,洗澡后已是10点。

虽早上830分从自贡出发,再观朝天门夜景,刚好12个小时。此时的我却一丝睡意也没有,便打开相机欣赏自己拍的照片。总的还算满意,大桥、高楼、游船的夜景,神奇、妖娆、美丽,只是太远的高楼,灯光暗淡,模糊不清,不尽人意。

到晚上12点,因明天要会见重庆校友,便早早睡觉,躺在床上,重庆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它的气势、它的豪情、它的繁华!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四川百信智创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