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 光 的 儿 子及短评4篇
来源:   日期:2015-11-26    点击:
 

蜀 光 的 儿 子

 

——李公天周年祭

                                                

卢从义

  

 

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李公天是我在主编《蜀光人物》系列丛书时的知交。时间虽不过十来年,但他留给我终生难忘的印象却是,特别关注时政,倾心国是民生,好一副铁肩担道义的热心肠。兹略述之:其一,先说周恩来。2006年春,公天寄给我一首长达十一联的新诗《周恩来同志三十年》祭。这首诗刊载于200618日中央党校主办的《燕京诗刊》,这是为纪念恩来同志逝世30周年暨诞辰108周年特意创办的专刊。同期刊出的有“周恩来的诗和墨宝”,邓颖超痛切怀念的诗文,朱德、叶剑英以及著名诗人田间、藏克家、魏巍等老战友、老部下和生前好友的缅怀文章。李公天的诗是这样写的:“周公业绩人景仰,建成国家建成党。爱国爱民一辈子,忧国忧民热心肠。一生经历多少事,大事小事甘苦尝。枪林弹雨无所惧,马上马下他最忙。唇枪舌剑无所敌,折冲樽俎很辉煌。运筹帷幄操胜算,文韬武略都很强。敌人不能不折服,人民爱戴更难忘。文革突来不理解,顾全大厦第一桩。想挽狂澜已无力,苦撑大厦折栋梁。三十年前清明节,悼念花圈成海洋。三十年后回头看,经验教训须思量”。久违了!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以来独具一格的白话新诗,给人一种别开生面的新鲜感!更为主要的是,对一代名相周恩来这样的历史人物的藏否与品评,倾情仰慕,又不神化,不失中央高层党校教授应有的历史唯物主义眼光;其二,再论胡耀邦。2012年春,公天寄给我一部《胡耀邦传》,让我感奋不已。这是他晚年老骥伏枥倾全力参与主编的一部鸿篇巨制,三卷本,三十六章,字数以百万计。人民出版社和中央党史出版社已联合公开出版《第一卷》。如今寄赠给我的是《全传》征求意见稿。这年深秋,我又接到公天自京城打到我家的电话,要亲聆我的读后感言。我惊愕了。予何人也?但我却为修传者、大手笔的“不耻下问”,深深打动。其实,我接“大传”后就爱不释手,通读了一遍。最叫人心灵震撼的是长达1500多字的第三十四章“生活会之变”,由于对待学潮的两种不同方针,导致云谲波诡,令人痛哭,巨人趑趄,许多细节既使铁石心肠也会为之感动得潸然泪下。我坦诚地向他倾诉了“我所最钦敬的,所最感动的”刍见。我作为一介书生,不禁想到,北宋理学奠基人张载讲过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成为一代一代哲学家们终生的宏愿和期许,但政治历史学家们为“当代生民立命,”为“现实社会开太平”却并不抽象,也不遥远。离开了张黎群、张定、严如平、唐非、李公天这样一些古道热肠,秉笔直书的修史者,立《传》人,何来眼下的《胡耀邦传》?其三,又话赵紫阳。谚云,“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赵紫阳应是紧接胡耀邦之后中共党史上第二代又一位光彩夺目的总书记,人民渴望的有胆有识的改革开放的中兴之主。紫阳在四川农村搞出的具有开创性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以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光照华夏,从而促进整体经济改革,牵动政治改革,生机勃发,不幸于所谓“八九风波”、“六四事件”罹罪被罢黜。20075月,京城满街满巷月季花红,绿草如茵,我有幸在中央党校宿舍晤面老校友李公开、许迈杨,竟然获得一本宗凤鸣记述《赵紫阳软禁中的谈话》,于不自由中自由谈改革开放的体验与反思。整本81篇谈话记录,字数30万,交谈上百次,时间起止长谈14年。李锐开篇作《序》,20071月香港开放出版社出版。宗凤鸣,原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党委书记,以紫阳老乡、老同学、气功师的身份进入门卫森严的赵家门槛得以会面。谈话默记于心,事后追记的。记述成书后经赵氏审阅,并得到杜润生、李锐、胡纪伟、安志文等老同志的指点、修改、补充。这天中午,公天和迈杨还特邀我和陪伴前来的女儿,到党校食堂品尝家乡川菜鱼香肉丝、宫宝鸡丁。饭后两位老人站在门口目送归程,久久不曾离去。我默然地走着,感慨良多。其实,我作为老记者、新闻人,并不一味追求新奇性,而公天和迈杨作为资深的、严肃的党史专家、哲学教授,对事物表象的传奇色彩、光怪陆离也并无多大兴趣。此行给我带来的主要是,友直、友谅、友多闻,更加一份历史使命感和党的良心!

     对于桑梓,李公天又可以说是“天下自贡人”中最具“自贡情”的一个人。公天曾有过两次“荣归故里”。一次是200091日,受中共自贡市委、市政府邀请,参加自贡籍校友组成的参观学习“返乡团”。这个特邀的“还乡团”,由知名校友、社会精英组成,实为当今全市正在开展“西部大开发自贡怎么办”大讨论的“参谋部”、“智囊团”。团员们参观了自贡9个工业企业和研究所、4所大中大发3d、市政建设、住宅小区建设之后,向市党政领导建言献策,畅所欲言。公天把注意力特别倾注在近年由四川轻化工学院、自贡高等师范大发3d、自贡教育学院、自贡高专这四所大专院校合并组成的“四川理工学院”,认为从根本上说,大开发大发展,靠教育靠人才,千年盐都历史上现在唯一拥有的这所大学其教师队伍建设就成为一个焦点。为此,他在座谈会上倡导组成一个自贡籍校友还乡“讲师团”,尽纯粹义务,为这所“希望学院”开设多门类、多学科的讲座或适当的讲课。而这次仅“返乡团”中的蜀光校友就拥有京城知名教授、哲学家、党史专家、数学教育家、经济高管专家、资深高级记者、当代著名社会活动家等等丰厚的教育教学资源。他的建言,其战略性与可行性,均受到与会者的赞同和嘉许。座谈会后,他为此又在有关当局、蜀光校友中游说呼号。遗憾的是,事过境迁,他的谋划似乎已为人们淡忘,但他念兹在兹,这种“乡愁记忆”却是长留的。另一次是,家乡夏令营。1944由李公天、侯朝疆发起并约请刘克林等几位在省内中大、燕大、武大、重大上学的校友组织一个暑期“夏令营”,营盘就扎在依山傍水美丽的蜀光校园。这个民办夏令营和当年办在重庆北碚以灌输反共思想为主的国民党、三青团党办夏令营,对比鲜明,别具一格。这个倡议得到蜀光校长韩叔信、教务主任陈著常的赞助,韩校长并慨然答应出任夏令营的“营长”。据自贡档案资料记载,学生入营的注册手续正规,717日至18日报名,20日考试,2324日报到,25日开办,时间4个星期。全营学生74人,来自四面八方的14个不同大发3d,以本地蜀光、旭川、剑南等中学最多。学生分组完全依照原年级及入营文化考试成绩为据,有高中组、初中甲组、乙组。营地生活安排,上午为知识课程,下午为体育活动,晚上为各种团体活动。夏令营开办第一周即举行学术讲座,曾约请刘济光先生讲演“边疆问题”,赖兴治先生讲演“第二战场开辟后之世界战局”,刘克林校友讲演“如何读报”,谭且问先生讲演“艺术人生”,吴祖光先生讲演“戏剧”。82日午后营地书法比赛,赛场不设监管,实行学生自治。营地第一周还举行了联谊会、交谊舞会、灯迷会等团体活动。营地篮球队迎战本市盐务队,终场以3824胜出。为响应中华全国文艺抗敌协会在重庆《新华日报》上发出的援助张天翼、艾芜、白薇、鲁彦等一批贫病作家,营地学生还在蜀光生物实验室举办唱片音乐晚会,募资捐款,让人人都献出一份爱心。特别值得纪念的是,730日夏令营补行正式开学典礼,其时正来自流井发动抗日爱国献金运动的冯玉祥将军以及各机关首领、地方人士均前来参观这座盐都夏令营。时间过了整整70个年头,我们今天还可以看到公天当年特意拍下的营房照片,釜溪岸边,金子凼前,白帆点点,有如长空飘来的白云片片,美极了!营长韩叔信在盐场《新运日报》副刊专为夏令营开办的专栏《夏蜀》上撰文说,蜀光夏令营主要是为了“在暑假给青年学生们提倡一个合理的生活方式”,同时“提高本市青年的学术兴趣”,“我们不是大人,我们只自认为是一群大的孩子。我们有的是一颗热烈的心,是一种愿意为人群服务的精神。”刘克林在《夏蜀》创刊号的“目的和期望”中说,“在这里,一群青年在抗日战争胜利的前夕,更认识环境,认识自己,中国之命运不系于其他,而系于青年对真理之认识与追求!”往事依依,公天在纪念蜀光六十周年校庆时就曾发表过一篇纪念文章,《一个不平常的夏令营》,倾情抒发他深埋心底的家国情怀!

    公天老家座落在自流井大山铺火神庙背后一个独有的深宅大院。在这片多情的土地上,最忆是蜀光。斯人的这种牵挂,集中表现在我编纂《蜀光人物》筚路蓝缕的始创阶段(详见《跋语·一个编者自己的答客难》)。《人物》第一集出版后,我迅即接到公天于2008128日给我写的一封信,称“上月获读您编的《蜀光人物》,我认为非常好,当即写了一信给王小龙校长,接着又先后给他和李英华、何光耀、袁家锴几位校长通了电话,表明我的看法,特别提到您抱病编书,两次病危,一出医院就又呕心沥血地继续编写,所以才有此书令人满意的效果。这是我十分敬佩的。一个多月来,在电话中,或晤谈时,许迈杨、黄枬森、刘苏、谢韬、李涵、鲍蕙荪、王慧君等校友都同意我的看法。总之,过去一两年您太辛苦了,现在好好休息一些时候吧!”此前的2007118日,他在给蜀光校长和我的信中也曾表达“拿到《蜀光人物》,我们包括黄枬森、许迈杨等就爱不释手地读起来”的心情,这些不仅让我感奋不已,更让我一阵惊讶的是,公天在末尾列出了一串长达13人的作者名单如李灵、牟有恒、王可、陈工一、李嘉陵、李晓林、詹寰、刘自立、丁克、王冰冰、陈世芬,望我等依照他一一列出的详细通讯地址,按人头清点,寄赠样书。万万没想到公天这位大教授竟然做起了《丛书》的铺路石!奠基人!他原来在背地里默默为《人物》做了那么多毫不起眼的组织通联,情深似海!经他选题、组稿的文章诸如王可撰《一个国文教师的革命传奇人生——忆家父王冶秋》,李嘉陵忆《创办重庆南开接办蜀光的先驱者——记先父李观芳在蜀光的岁月》,李灵写《从王保长到周朴园再到解放军师长——卓越的表演艺术家陈戈事略》等等,都为文集最叫座的文章。西方智者有言“施者比受者更幸福”,公天把自己的更幸福感埋藏在无言中了!不仅如此,这位尊敬的“智者”于我,还有过一次指点迷津于困惑中的耳提面命。那年月,我三天两头跑市档案馆,在满窗满屋的历史资料中,我检索出两张1945年秋蜀光教员聘任存根,一张是谢以明的,另一张是李中的,谢以明即谢韬,李中即李慎之。聘书称“兹聘谢以明先生为本校专任教员”,并订约如左,即包括学科、钟点、薪金、津贴、食米、任期等事项。对李中先生的聘书格式如前。我顿时沉浸在一种史海钩沉的惊喜中,眼前一纸存根只不过一张发黄了的纸片,但这就是铁的历史的凭证!我在蜀光初中阶段就受教于李、谢二老师门庭,谢韬老师还在课堂上为我们这些初中孩子讲授引人入胜的“活地理”。我至今只要一闭眼还能活画出两人当年的身材像貌、言谈举止、文雅风采。激动之余,我当即挥笔写成一篇随笔文章《地理教师谢韬和公民教师李慎之》。如今,两人一个在1955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中身陷囹圄幸得从秦城监狱走出来,“八十人生正风流”,一篇“民主社会主义”雄文震惊华夏;一个在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成为“钦定”右派被摘下头上的“紧箍帽”从“五指山”下站起来,依旧纵横健笔,一篇《风雨苍黄五十年》,洛阳纸贵,风靡海内外。当年蜀光两教师,今日思想界“双星座”。好啊!蜀光的荣光,《蜀光人物》的风流!正当我为此而动情的时候,却蓦然记起十年浩劫中廖沫沙在“牛棚”中写下的《嘲吴晗并自嘲》,“书生自喜投文网,高士于今爱折腰,扭臂栽头喷气舞,满场争看斗风骚,”又不禁打几个寒噤,忐忑不安起来,我这难道又是“书生自喜投文网”么?无可奈何,在辗转踌躇中我把手中这个不知是祸是福的东西寄给了身居高层的中央党校“高士”许迈杨转李公天。不料公天竟然迅即爽朗地告诉我:“我看写得好嘛!你写你的名师风采,尊师重道……,管得了那么多!”一字师,一言师!一句话拨亮一盏灯。我什么都明白了,文章一出手就被采用在《北京校友》通讯上,继而载入《蜀光人物》第一册“经师人师”栏目中。我甚至进而堂而皇之地约请谢韬老师这个“大名人”为《人物》丛书作“序”,并自告奋勇为这个“大忙人”捉刀起草,潇洒当一回他的秘书来。我在蜀光初中名为王典章的同学后转学重庆南开,200836日写信给我说:“收到《蜀光人物》一书,只匆匆读了几遍谢韬教授的《序言》,就想表达谢忱,此书就被南开同学抢走了。当时谢老师正因《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听说正等待着‘最高定夺’,可以说是杀气腾腾,你作为主编还请他为《人物》写序言,老同学,有胆识啊,非常敬佩!”我暗自笑了。此言差矣!胆识自有良师在,公天和迈杨!

    细细想来,李公天算是我迟暮之年有幸得到的老师、学长、新知,还是同乡。我最早读到他的哲学著作是1982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通俗哲学》,由韩淑英主编、李公天修改的其中历史唯物主义部份,“打开社会历史迷宫的钥匙”等共十一章,逻辑严密,论证精准。但这位哲人的另一面不论行文还是谈吐,却又是那样潇洒、风趣。他写在《蜀光人物》上的“才气纵横竟风流——忆刘克林”,竟是这样开头的: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说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刘克林在中宣部国际宣传处任职,按说他只能算‘小鬼’,还够不上‘阎王’。但在以往的政治运动中,正像有的人说的那样,‘不怕跟上鬼’,只怕鬼跟上”。刘克林就是被一些鬼逼迫惨烈身亡的。令人蹄笑皆非,欲哭无泪!我眼下摆放着一本六十多年前蜀光高中1942级《毕业纪念册》,上面载有63名毕业同学临别题词,大多是志存高远,依依惜别,友谊万岁的互励或自况,意象纷呈。公天自幼就师出前清秀才、富顺大儒黄文杰先生门庭,往后又刻苦自学英语、法语,学贯中西。他特为嘉锴译英国诗人郎法罗诗一首留念:“箭放天空,翱翔宇内,吾不知其何处去;速若飞,人莫视,歌袅天空,翱翔宇内,吾不知其何处去;沉雄也,音难忆;韶光流逝,日月蹉跎;箭发现于山林之橡树,歌蕴含于朋友之心头,完整如初,诚笃无殊。”境界高超而意蕴深厚!而公天“自题小照”却是一首别开生面的讽刺幽默“髒歌”:“ 髒!髒!髒!脸耳红张!自己想起有点惭愧!嘿!嘿!嘿!”配以正规的五线谱,4/4的节拍,这个年级理科班全班同学传唱。现已九十高龄的高1944级校友、公天堂妹李家德老师近日到我家还双手舞着拍子唱起这首歌来,我们在捧腹大笑之余,忆及张伯苓校长接办蜀光时在教学楼门口设置的容止“镜规”四十字箴言,“面必净,发必理,衣必整,纽必结……”,觉得这首“髒歌”不啻是“箴言”的通俗版。我发觉公天高中毕业后受业于蒋介石一度挂名校长的国立中央大学政治系,暑假还乡举办夏令营也是主管基地“教导部”,但他并不“政治化”,在重庆沙坪坝中大学生宿舍门牌号上竟然为自己写上三个字:“老和尚!”噫,和尚者,僧人也!出家人的清规原本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诩“老和尚”则于佛家意味中不尽诙谐趣!而“老和尚”实际成了省内中大、重大、燕大、武大等地校友挂牌联络点,“蓓蕾”团契社团进步活动的掩护旗。记得2013年春节,公天自京城给我家打来慰问电话,我太高兴了,他依旧是一口川腔,我也用乡土话对答:“哎呀,多谢你,老哥子,这不是‘棍子倒起杵么’?”我们都纵声大笑起来。在互致慰籍中,他忽然若无其事地告诉我,“最近跌了一跤!”我惊呆了,“跌在中央党校听讲座的礼堂上”,天哪!“跌了一个‘四脚朝天’,还算好,幸得背是驼的,垫了一层,没伤及后脑‘啄’……”,太惊险了!他还说住进医院以为自己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料“阎王”不收,又平安回转来了。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不禁由衷赞叹,真是一个“乐天知命”的“乐天派”!时间仅隔了一个多月,不意噩耗传来,公天走了……我无语问苍天,心中一阵酸楚。但也觉得,这就是先哲云,“存吾幸事,殁吾宁矣!”如今,我又被告知,公天躺在北京大学医学部解剖楼告别厅的一个水晶盒里,不过只留下一点少量纪念品,成为中华医学界对遗体志愿贡献者最尊敬的良师。

我抬眼望见挂在窗前公天的一张照片。这是年高望九的老人2011年初夏回乡探亲返蓉时在西南财经大大发3d园拍下的。他似乎满面笑容看着我,风采依旧,栩栩如生。我倏忽记起,他在中学时代就自号“公天”。我悠悠炎黄古籍向来尊崇“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古训。

                                       

写完于2015.1.20 腊月大寒,病中

 

6600

 

 

短评——卢从义笔下的李公天

 

编者按:我们敬爱的李公天逝世后,在公天母校的蜀光网《蜀光校友》栏目上,两年来发表了10篇悼念公天的文章,有2050人次点击。卢从义《蜀光的儿子——李公天周年祭》一文,反映强烈,点击率最高,达到405人次。现摘录对此文的4篇短评于后,可见蜀光人何等热爱公天:

 

一、钟永新(中国社科院报记者)短评

 

以丰富具体的细节故事展示“蜀光之子”李公天的才华胆识与乡愁热心,生动再现了老辈蜀光人特有的个性风貌,描写出一位具有历史使命和哲学良心的世纪老人的精神气节。                        

 77字)

 

二、余广元(蜀光重庆校友会副会长)短评

 

坎坷一生,见证了光明与黑暗的较量,进步与倒退的角逐;正义的呼唤,反抗的纳喊;目睹了旧的死亡与新的生长。鉄肩道义,主编《胡耀邦传》。居高位而"不耻下问,以求真、求实、求精的治学精神,乐哉,使人敬佩!
   
呕心沥血20载,传成书就,身体垮了,94岁高龄不辞西归。长眠无憾,竞将遗体献给祖国医疗事业,担当无语良师,而不告之亲朋,彰显其精神与日月同辉,爱心与天地永存的献身精神,壮哉,使人敬仰!
   
这就是卢从义学长笔下的蜀光的儿子——李公天也!

214字)

 

三、何 平(蜀光重庆校友会秘书长)短评

 

一口气拜读完《蜀光的儿子》一文,很是振奋!感谢卢从义老师在病中为我们撰写了一篇难得的好文!公天前辈,学识渊博、精通英文、赤子情怀、忧国忧民。作为中央党校资深专家、哲学教授,他倾其一生关注时政与民生,担当起复兴中华民族的历史重任,为真理、为良知,发出时代呼声、人民心声,耗尽心血,令人佩服。公天的一生,是光辉灿烂的!公天是我们的楷模,蜀光的骄傲!

 

172字)

 

四、王举孙(蜀光自贡校友会校友办)短评

 

卢从义以李公天对新中国历史进程中三位优秀的政治家的公正评论作为文章的起笔,准确地凸现了公天是一个“一生都在追求真理”的有胆识的正直的人!

“脏歌”“老和尚”“自嘈”及“公天献遗体”,最终成为一名无语良师等轶事,为人们展示了一个有血有肉平凡而伟大的人!

文章结尾,卢从义以窃以为,天下为公,公如天大,公天真称得起母校公能校训乳汁喂养大的,一个极致的蜀光的儿子’”,是对公天最贴切的评价,又与标题相呼应,妙!

 

203字)

 

4篇短评共666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