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国耻之日的来信——话说我家的抗战
来源:   日期:2015-11-07    点击:
 

 

 国耻之日的来信

 

——话说我家的抗战

 

 

康继开

 

 

编者按:201577日,蜀光中学初1952级校友、新中国第一代喷气战斗机修理师康继开,他给蜀光中学网《蜀光校友》栏目来信讲述了他一家的抗战故事,爱国之情令人感动。标题和小标题为编者整理他的来信时所加。

 

可贵的抗战献金纪念品

 

我的父亲康强吉是自贡爱国商人。他开设了著名的兴华书局和兴华印刷厂。

我亲身经历了1939年“双十节”和1940812日日寇对自贡市的两次大轰炸。当年我的家就在复兴路。日寇在1939年“双十节”大轰炸时,我一家人躲在复兴路对面山上的防空洞口,亲眼看到熊熊大火把复兴路烧得精光,成了光光的一片焦土,从此复兴路成了自贡市人永远也忘不掉的“光大街”!

19446月,在正街父亲开设的兴华书局的二楼上,我目睹冯玉祥将军带领募捐队伍,从八店街方向走来。那钞票像雪花一样飘在正街的上空,令人热血沸腾,其情其景,至今历历在目。我家的博古架上陈列着一架铝铸的小飞机模型,上面刻有献金纪念等字样。我非常喜欢,想拿来玩。父亲却对我说:“继开,它是用打下来的日本飞机的铝铸成的,非常珍贵!是献金买飞机打日本的纪念品呀!看看可以,不要当玩具。”那年我已7岁。父亲捐钱买飞机打日本,我好开心,就问:“爸爸,我家捐了多少钱?”他说:“很多钱。只有捐献到一定金额,才会发给记念品。”

只是解放后铝铸的小飞机模型没有保留下来,太可惜了!我的岳父是不在自贡献金抗日的,他获得的纪念品是一个铁铸中国地图。纪念品上面刻有冯玉祥将军还我河山题词,尺寸约为20厘米长、15厘米宽、1厘米厚,保存下来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捐给了四川省博物馆收藏展出。

 

康继烈炮击日军狙击手

 

我的三哥康继烈出生于1926年,比我年长11岁。1941年夏,他从蜀光初18班毕业后到成都华西协和高中上学。1943年夏,蒋介石号召智识青年从军抗日。在“十万青年十万兵”的鼓舞下,年仅18岁的三哥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中国远征军,被调到印度中国驻印军兰姆伽基地受训。他分在炮兵部队,受训考核成绩优秀,被任命为138105榴弹炮炮长

19445月,中国远征军盟军司令长官史迪威将军召集中美将领会议,传达罗斯福总统进击密支那的电令。会上确定中方最高军事指挥官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新1军军长郑洞国将军制定进攻密支那的作战方案。

郑洞国将军制定奇袭密支那的作战方案,代号“威尼斯商人”。于517日实施,获得成功,占领了密支那西机场。后因美军司令官梅利尔贻误军机,机场得而复失,奇袭密支那战术最终变成了最为惨

中国驻印军在印度兰姆伽基地受训     烈的拉锯战。

史迪威只得救火般地带领郑洞国等众将官飞赴密支那前线,他撤换了贻误军机的梅利尔,让美军参谋长波德诺将军接替其职,成立了由他、郑洞国、波德诺、胡素、潘裕昆等五人组成的临时指挥部,调兵遣将,重组对密支那的进攻。

日军在密支那构筑了许多地堡和暗堡,中国军队进攻时牺牲惨重,尸横遍野。此后中国军队采取了挖地道的战术。用炸药和火焰喷射器消灭地堡和暗堡内的日军。以上是三哥在抗战胜利回国后,对父亲讲述他的榴弹炮群参加密支那战役的背景。三哥还对父亲说:战斗非常惨烈,当时适逢缅甸雨季,战壕内积水有半人深,好多战士生殖器都泡肿了。此时发生了一件怪事,挖地道的战士被不知道哪儿来的子弹射杀,不少的军官、甚至送饭的炊事兵也被射杀。前线被恐怖的死亡阴影笼罩着。

我方情报得知,原来日军为了破坏中国军队挖地道的战术,紧急组建特种狙击手小分队,专门狙杀中国官兵。他们躲藏得十分隐秘,中国挖地道的战地全在他们的射程内。射杀的主要目标是挖地道的中国官兵。中国战地指挥部特别调派我三哥指挥的榴弹炮参战,以对付日军特种狙击手小分队。

三哥后来对父亲说:给我下达的命令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全歼日军狙击手!”三哥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他先将榴弹炮群隐蔽在山顶,并下令:“没找到日军狙击手,不准暴露!不准开炮!”他详细调查被射杀的中国官兵的位置后,用弹道学原理反推日军狙击手的位置。他吃惊地发现那些位置均高于附近山坡十米以上。于是他命令每门炮的测量员用望远镜细仔地搜索山地上的每一棵大树。终于在日军狙击手调转狙击枪的方位时,他看见了从大树高处射出的反光,狙击枪的瞄准镜暴露了日军狙击手。这时三哥下令了:“各炮瞄准大树,高度10米,密击轰击!”

这一着很厉害,把日军狙击手轰上了天!

原来日军狙击手是被绑在大树高处粗壮的枝干上的,荫蔽在密密的树叶里,居高临下射杀中国官兵。

有此发现,中国炮兵将战场附近的大树全部轰倒时,不少日军狙击手被炮弹炸飞,日军狙击手小分队随之瓦解。三哥受到嘉奖,晋升为炮兵上尉。

抗战胜利后,他不愿打内战,于1946考上中国医科大学药学系。毕业后分到东北制药总厂。三哥后来患了肺结核,当时没有特效药医,于1951年病故于沈阳,时年25岁。一个为民族的存亡而与日寇拼杀的炮兵上尉,英年早逝,他凄然的默默地走了。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时,三哥,康家思念你,人民缅怀你,为你而自豪!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