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我的夕阳梦
来源:   日期:2015-09-30    点击:
 

我的夕阳梦

 

作者:何平  时间:2015-9-26

 

 

过了知天命之年,我退休了,彻底告别了三十年的军工生涯,从一个单位人变成了社会人;从职业女性变成了家庭主妇。

我的人生开始了重大转折,结束了紧张的上下班生活,拥有了大把清闲的时光。怎样有意义地度过余暇呢?我试着玩起了电脑,玩文字,用Word写作,用图像软件处理照片,用崭新的图文并茂的方式反映我走过的人生道路及职业生涯。我成功地创作了一篇篇描述我逝去的美好童年,以及其后充满苦难与坎坷、欢乐与幸福的真实生活作品。之后,我又爱上了摄影,在旅行中、学习用镜头记录名山大川、并关注社会底层、芸芸众生……我拍摄了大量的照片。为了利用好这些精美的图像资料,我又学会了在电脑上运用3D软件搞创作,制作出许多其画面变幻无穷、图像欢腾跳跃,且带有思想内容和感情色彩并伴有美妙音乐的生动电子相册,广泛受到人们的好评与称赞。

在赋闲的时光里,我儿时对音乐爱好的遥远记忆,好像经3D软件处理的图像,一下子从朦胧变得清晰了起来。我从小喜欢音乐,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哼唱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儿歌的那一代。我是川南电业局的职工子女,家住自贡市釜溪河畔簸米湾。那个年代,电业局职工上下班均靠高音喇叭吹号发令。下班吹号完毕,高音喇叭便不断重复播放那些五十年代的经典歌曲和音乐,如《新疆好》、《南泥湾》、《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喜洋洋》、《玛依拉》、《藏胞歌唱解放军》……。我日复一日地聆听,受到那些优美歌曲、音乐旋律的熏陶感染,幼小的心灵得到音乐的滋养,培植起大量音乐元素并深藏心底。川南的夏天酷热难耐,每当日落西山之时,家家户户都有在门前泼水搭凉板乘凉的习惯。每晚,我躺在户外的凉板上,目视满天的星斗,和那不时飞过并划着圆弧亮光的萤火虫,享受着凉风拂面的惬意。人们劳累了一天,躺在凉板上悠闲地摇着蒲扇,静听远处堰塘传来的蛙鸣,还有农家的狗吠……。还是天真孩童的我,被这一片依山傍水、田园风情、淳朴民居景色所陶醉,总会情不自禁地扯起嗓子傻唱一、两个小时。我唱《真是乐死人》、《二小放牛郎》、《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共产儿童团歌》、《鸦雀窝板板索》等脍炙人口的儿童歌曲,高兴时索性和小朋友跳起舞蹈《在北京的金山上》,把小伙伴们暑天纳凉的欢乐推向高潮。

我上小学时的音乐老师叫胡昭奎,他常带领我们去自贡商业俱乐部演出童声合唱,如《小老鼠上灯台》、《黄丝蚂蚂》等童谣,甚至还去自贡电台录过音。那时,我的梦想恰似一只张开翅膀的小鸟凌空飞翔,我渴望成为一名激励人们热爱生活的歌唱演员。

升入中学后,我一直是班文娱委员。每逢大发3d文娱汇演,我都要协助老师组织节目并参与表演。我参加过集体表演《歌唱光荣的八大员》、《逛新城》、《换过秋天金灿灿》、《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等节目。此外,老师还指定我负责教唱歌曲。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我依然记得当年唱过的俄罗斯歌曲《祖国进行曲》俄语版。毕业于西南师范学院音乐系的张胜宜老师任教音乐,我最喜欢上她的课。在音乐教室,随着她那轻柔的指尖在琴键上波浪般飞舞,一曲曲美妙动听的音乐似叮咚泉水缓缓溢出,真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韵味。音乐更加沁入肺腑、滋润着我的心田,陪伴我度过了幸福的童年。我酷爱音乐,它带给我的欢乐是无可比拟的。在蜀光中学,我那质朴、甜美的少女歌声常从心窝窝飞出,情真意切、甜美动听。只可惜那时我的歌唱仅限于课间休息,仅限于美丽的蜀光校园,仅限于女生之中,没能让我欢悦的歌声穿越蜀光飞向远方。有一次我唱得心花怒放,身心陶醉在优美旋律的意境中,不觉两眼释放出澄澈动人的光芒。一位女同学见状夸我:“何平,你好漂亮啊!”这样夸我的,是我的同窗王琪,如今的四川大学著名教授、今年获入选工程院院士候选人的优秀女科学家。

 

      图为2012年我和王琪(右)在川大合影

 

我处于青春期长知识长身体的阶段,由于体内荷尔蒙的躁动,我的面部开始长出雀斑。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些难看的斑点好似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索性越长越多。我不能接受自己面部的缺陷,不觉陷入焦虑、失眠的心理障碍之中。从此,抑郁症向我袭来。在我最美好的青年成长期,抑郁始终纠缠着我,内心的阴霾遮住了明媚的阳光。我自认为,耀眼动人的青春岁月不属于我了。我自认为,我是安徒生童话里的“丑小鸭”,常躲藏到不起眼的角落。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总政歌舞团曾到蜀光中学选拔人才,校舞蹈队、合唱队所有能歌善舞的帅哥靓妹均闻风而动,纷纷去蜀光大礼堂一展风采。而我却因心理上的羁绊按兵不动。又是我那同窗王琪发现异常问我:“张老师那么欣赏你,为什么不去参加选拔?”我心中难以言表。王琪那有别于同龄人的慧眼和真情鼓励的话语,我至今仍记忆犹新,至今仍感动着我。当时我那脆弱的心灵不能接受面部的斑点,甚至会把瑕疵无限放大,使我放弃了本应去大胆争取的良机。当时我真不敢想,更没有勇气和胆量去展示自己,使我与人生道路上的一次机会擦肩而过。因而我的青春主旋律是自卑、灰暗的,我独自默默承受花样年华所遭遇的烦恼和少女成长阶段的莫名痛楚久久不能自拔。

17岁那年,爸爸从省城为我买了一把二手小提琴,它光滑锃亮,深枣红色,音色有点接近马头琴的声音,我高兴得如获至宝。自此,人们只要路经一栋位于自贡市釜溪河畔簸米湾的平房,十有八九会听见一位小提琴初学者那酷似“杀鸡杀鸭”的琴声。渐渐地,我学着把单个音符串成连续的曲调,双手默契配合,可以拉出简单的歌曲了。之后,随着小提琴技艺的不断长进,我离不开它了。小提琴伴我度过了“文革”时期无书可读的无聊时光,陪伴我上山下乡、上大学,陪伴我参加艰苦的国防“三线”建设一直至今。

六十年代末,知青上山下乡的大潮不可阻挡地席卷到了自贡。我毫无例外地携带简陋的行李爬上那插满小红旗的大卡车,胸佩大红花,眼角噙泪花,在震耳欲聋的锣鼓声和此起彼伏的口号声中离开了我的家乡。知青车队缓缓驶向四川省荣县长山区人和公社第四大队第八生产队。我到那偏僻的乡村去插队落户,接受“再教育”,去跟随贫下中农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耕作,去栽秧打谷、种豆种瓜,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那精神生活、物质条件都极度匮乏的年代,幸亏有心爱的小提琴相伴,才给我的知青生涯平添别样情趣。农闲时,我拉琴为生产队的孩子们唱歌伴奏,为贫下中农演出,使我三年的知青经历有了一抹可值得记忆的亮丽。我的小提琴琴声,借助于无形的声波向四面发散不胫而走,荣县人和乡的贫下中农大都知道,从城里来了一位会拉小提琴的女知青。

在上山下乡的岁月,我在广阔天地辛勤劳作,有喜爱的音乐夹伴着泥土的芳香在心头萦绕,并不觉得疲劳,也并不嫌弃那脏、苦、累的农活。“知青屋”也有一些我喜欢的图书,闲时我经常翻阅,不断补充、更新着我的知识。1973年,天赐良机,部分高校到四川省荣县招收新生,贫下中农一致推荐我上大学。推荐过后,须通过文化考查。幸好上山下乡前我在蜀光中学读书整整四年,奠定了较为扎实的文化基础,因此我顺利地通过了一分时时彩入学前的文化考查。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在农田干活,我接到了“哈尔滨船舶工程学院录取通知书”。这是我的首次人生的重大转折,我竟在成千上万的知青中脱颖而出,得以从川南的小山村奔赴北国的军工圣殿,自此,我开始了松花江畔的求学生涯。

大学生活是异乎寻常的紧张,但也有欢乐的闲暇。每当此时,我会打开蒙尘的琴盖,操起我心爱的小提琴露上一手。记得那年,一场系里的辞旧迎新晚会在会议大厅举行,我被安排独奏一支曲子,这是我第一次上台独奏,心情异常紧张。在耀眼的聚光灯的映照下,在那么多双眼睛的炯炯凝视面前,我绯红的面颊沁出了汗珠,紧握琴弓的右手在微微抖动……。已是芳龄二十有五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我,很快恢复了平静,我站稳在会议大厅的舞台中央,大胆、沉着,发挥正常,为学院领导师生献上了一曲《志在宝岛创新业》。乐曲诉说“南渡江水流长,海南一派好风光,豪情满怀建宝岛”……演奏得婉转、动听,赢得了台下噼噼啪啪的掌声。演出结束,一位来自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优秀青年——一个阳光、帅气、魁梧的哈尔滨小伙或许是被我的演奏所打动,晚会散场了,观众离去了,他没有离开,诺大的会议大厅就剩下我俩了。我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一个正值豆寇年华的妙龄女子,怎能不为之怦然心动?但最终还是强烈的自卑感占据了上风,我故作平静地收拾好谱架、小提琴,面无表情,淡淡地走出了会议大厅。我不敢正视那火辣辣的异性目光,我不敢以挑战者的姿态去迎接一切,包括近在咫尺的爱情的降临,在渴望爱又不敢爱的矛盾心理纠结中,一场艳遇就这样与我擦肩而过,一场本应发生在大大发3d园里的浪漫爱情故事就这么嘎然而止……。

在军工校园,阵阵军号声穿插于朗朗读书声,抽象冗长的数学计算公式伴随着既枯燥又神秘的海军武器自动控制理论,教学楼--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周而复始的轮回,清晨的早操和下午丰富的活动,构成了沸腾火热的军校生活的全部。好快哟,三年紧张的学习转瞬间结束了。我服从分配来到一家位于巴山山麓、大山深处的“三线”国防企业,从事海军科技情报工作。作为一名科技人员,在那群山耸立的夹皮沟,有我的一亩三分地,我辛勤地耕耘、播种、收获。在条件极差的穷乡僻壤,我品尝着生存的艰辛,顽强地挣扎着忙碌于紧张的上下班。扎根三线,毫不动摇,一直坚守着这片阵地,付出一年又一年美好的青春年华。在那个与世隔绝的国企军工,我经历了一个女大学生所遇到的种种不幸——择偶的艰难、剩女的尴尬、生活的困苦、工作的压力……。近二十年的山沟军工生涯,无情地囚禁了我的小提琴琴声。单调乏味的岁月,淹没了我的乐趣和浪漫。那偶尔涌动出的一丝渴望音乐的情愫,也遭到那位“政治挂帅”的领导的无情呵斥,被指责为“不务正业”。从此,我心爱的小提琴被束之高阁,蒙上厚厚的尘土,被渐渐淡忘。

斗换星移,不觉到了九十年代。为了生存与发展,我的“三线”军工企业奉命调整与搬迁,以它所拥有的军工技术优势跻身于重庆。我终于走出了封闭的山沟,终于盼到了千载难逢的大好机遇,我的人生又有了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巨大转机。在美丽的山城,我收获了长期默默耕耘的累累果实;我终于邂逅了漫漫人生路上久久寻觅的忠实伴侣。随着都市化进程的加快,我所期盼的一切均如愿以偿地逐一来到了身边。

人之一生,行之匆匆。我从荒凉贫瘠的山野走来,风风雨雨三十载,历尽了千般辛苦,万般磨难。我终于完成了祖国赋予的重托,可以问心无愧地退居寒舍安度晚年了。我对镜观己,只见两鬓斑白,风华已逝,青春不再。生命的黄昏难道就是无事可做?难道就是隔窗观看那飘零的秋叶、落寞的田野、冬日的阴霾?难道就是消极地等待那一天天逼近的生命的终点?虽然几十年的艰苦大发3d、默默奉献耗去了我青春的容颜、强健的体魄,却赐予了我一颗明净淡然的心。这颗依然跳动的心啊,满载着儿时的音乐情怀,以及那多年挥之不去的音乐梦呓,它驱使我重拾心爱的小提琴,重新熟悉那荒疏已久的琴技。于是,我从储藏室的顶部取下了久违的小提琴,用双手轻轻抹去厚厚的尘埃,开始操控弓弦之艺了。我要去金秋追梦,要去舞弦弄乐,要去艺海拾贝,要去追寻音乐的灵感与快感。于是,我遵循心灵的呼唤,开始在小提琴悠扬婉转的奏鸣声中,去激荡我的夕阳人生;开始用美丽、深情的音符,去奏响我的夕阳梦。

当金色阳光洒满大地之时,一个银发花甲老太重新开始了她的音乐梦想,重操那把忠实陪伴她几十年走南闯北的挚爱小提琴,毅然走出家门,走向社会,走向夕阳照映下的金色舞台。她参加了老年大学音乐班,参加了“秋韵交响乐团”,参加了“大龙山合唱团”……。她跟随这些银发业余文艺团体,去养老中心,用《常回家看看》的感人曲调抚慰那些更需要社会关爱的孤寡老人的心灵;去婚礼现场,奏响《婚礼进行曲》为新婚伉俪献上衷心的祝福;去知青聚会场所,用悲壮的音符重温逝去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她还与祖国的花朵携手参加《大手牵小手圆梦路上一道走》的老少同乐文艺演出;还和共和国的卫士联欢,去讴歌中华铁血男儿刚强无畏、无坚不摧的军魂……。她用自己的理解和感悟,诠释着一首首乐曲如《二泉映月》、《梁祝》、《瑶族舞曲》、《洗衣歌》、《红色娘子军》等。她用弓弦演奏出的一串串美妙的乐音、优美的旋律,如歌如诗地流淌出听众为之倾倒的丝弦神韵,引领人们的心灵在浮躁的尘嚣中进入那片典雅而清新的弦乐梦境。

 

作者演出前练琴

重庆秋韵交响乐团2013年荣获“重庆电大艺术节”五连冠纪念照,作者位于前排左4

 

    2015年“六一”儿童节,作者参加重庆市《大手牵小手

 

  圆梦路上一道走》老少同台演出狂欢活动,与祖国的花朵合影。

 

 

   作者演出前的排练

  2014年重庆市举办“欢庆65周年国庆文艺演出”,作者位于右2

 

 

作者参加社区文艺演出活动

人称小提琴是乐器之王后,它兼有体积小、重量轻、易携带、表现力丰富、音色优美的诸多优点,具有高难度和演奏技巧多样化的特点。我颇感幸运此生与小提琴这种美丽的乐器有缘,在高天流云中与音乐相伴。,在夕阳无限好的日子,有琴声相伴,我能尽情享受音乐带给我的快乐。是小提琴激活了我心中休眠多年的音乐细胞,是小提琴激活了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告别了青春期的烦恼,告别了默默耕耘的艰辛,只剩下了我对音乐的满腔热爱。一个提琴手凭借四根银色的奇妙琴弦,一面拉、一面拥有整个美好而自足的世界,他奏出那迷人的音色犹如天籁之音,宛如那璀璨音乐星空中阿娜多姿的女神。一切宠辱与沧桑都将远离而去,获得的是甜蜜而又赏心悦目的补偿。正是音乐的魅力,使得当年那只自卑、惊恐的“丑小鸭”能不断克服自我,逐渐涉出泥潭,蜕变为从容徜徉在音乐世界里的“白天鹅”,在她的夕阳人生路上演绎出一道绚丽的风景。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获得了一把其几何尺寸稍大于小提琴的提琴。身边的乐器达人认定这是一把品质极好的中提琴。中提琴是乐队中的“稀有元素”,其音色、音区、谱表、演奏技巧、指法等诸方面均与小提琴有异,并在乐队中占有特殊的一席之地。在同行的鼓励和支持下,我毅然转向拉中提琴了。于是,这把五十年代产于广州的中提琴在沉睡了多年之后,重又发出了饱满、温暖、悦耳、深沉的本属于它的独特琴声,融入了银发乐队。

我欣喜有这样的转机,即在金秋时节把靓丽耀眼的小提琴更换成沉雄浪漫的中提琴。它适合于在夕阳下抒发、表达人文情怀。我更喜爱中提琴的圆润、含蓄、柔和的音色,它略显忧郁的声音更接近人声。那酷似女中音的动听音质更能撩拨起人们心中的共鸣。我喜欢中提琴甚于小提琴了,非常乐意用中提琴的音乐语言诉说我的欢乐,我的悲伤,我的风雨人生。

中提琴不断牵引我在夕阳人生路上奋发向前。我在与中提琴的不断磨合过程中,逐渐由不谙熟其特性到技巧增多,由只识简谱到学会中音谱表。我不断地学习、提高、进步着。艺无止境,我们用行动实践着老有所学、老有所乐的理念。正是我的夕阳梦引领我追逐下一个新的目标——弦乐四重奏。

弦乐四重奏是一种表现音乐的最高形式之一。它是讴歌人类情感最理想、最融洽、最经典的组合。它包括第一、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和大提琴,每件乐器都有各自的独特功能和魅力。它绝非四个独奏相加,而是一门艰深的复合表演形式。它要求乐手团结一致,用统一的思想、协调的步调、准确无误的演奏,最终创造出一个完整、和谐的作品。它对演奏的四大成员提出了更高、更严的要求,即每个成员除了对提琴基本技能掌握外,还必须有极好的乐感、节奏感,对各声部的组合关系、演奏者之间的默契、合作意识都要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它要求音准、节奏、力度、音色相互配合并融为一体,以赋予弦乐艺术以更丰富的表现力。四把提琴交互配合,依次成为主旋律,或次旋律,或伴奏声部,每把琴都要扮演不同的角色,相互配合相互协调,大家齐心协力投入集体创造的美好弦乐奏鸣之中。只有这样才能诠释作品的音乐精髓,才能演

奏出感人肺腑的音乐。

我感叹夕阳无限好,能在有生之年有这么一件美好的事情值得做,有这么一种音乐值得去追求。它不仅使我富裕的精力和酷爱音乐的兴致有所附丽,而且陶冶了情操,带来了金色晚年的无限欢乐与享受。为了夕阳梦,我们勇于开拓新的精神领域。为了夕阳梦,我们乐此不疲。我们这个团队虽然银发簇簇,但藏龙卧虎、精神矍铄、老有所为。目前,我们的弦乐四重奏组合正在加紧学习与训练,正在熟悉各自的谱表,培养和声感。我们排练了《凯旋颂》、《小步舞曲》、《山丹丹开花红艳艳》、《葬花吟》等复调旋律的乐曲。我们深知弦乐四重奏是一种具有高难度技巧的音乐组合,它恰似一座壮丽秀美的山峰,横跨在我们这群银发提琴的追梦途中。我们敢于攀登,敢于勇往直前,敢于用音乐点缀生活、丰富我们五彩缤纷的世界,敢于用行动证明夕阳梦的真实与壮美。为彰显当今夕阳老人的精神风采。我期盼生命黄昏再现璀璨夕阳,在神州大地奏响我的夕阳梦旋律,奏响夕阳琴声新的乐章。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