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名垂青史 吾蜀之光
来源:   日期:2015-09-04    点击:
 

名垂青史 吾蜀之光

 

西南联大纪念碑从军学生题名里的蜀光人

 

 

钟三 

 

  近日我们路过昆明时,到云南师范大学参观了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旧址,不过对我们而言,这次来昆明除了瞻仰这块名碑,还注意从一个中学的视角出发来寻找校友留下的光荣印记——纪念碑上有八位蜀光中大发3d友的名字。

  以前看过北京的两通复制碑,一通字迹不是很清晰,一通有玻璃罩遮挡,这次到云南师范大大发3d园我们拍了纪念碑原碑,在电脑上放大后在图上将八位蜀光校友标记如下,供参考。

 

 

1 西南联合大纪念碑上的八位蜀光校友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从军学生题名】

第五列第十六人为华德培。

第五列第十七人为王蜀龙。

第六列第九人为欧阳渊。

第八列第二十一人为傅书逷。

第十列第二十一人为罗达仁。

第二十三列第二十一人为黄枬森。

第二十九列第八人为刘克果。

第三十一列第十五人为缪灼华。

  可以看到,在题名录上第五列的第十六人和第十七人分别是王蜀龙、华德培,两人在自流井伍家坝上蜀光中学同窗,现在又在昆明西南联大纪念碑同一列上相邻,名标青史,永垂不朽,堪称佳话。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是我国抗日战争史、教育史上一块非常著名的碑刻。抗战时期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在昆明组建成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弦歌不辍,培育大量人才,在中国现代高等教育史上,西南联大的办学成果卓著,学界研究颇多,在这里毋庸赘述。西南联大旧址2006年已被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保护文物,20158月又被列入第二批100处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名录。西南联大旧址现在为云南师范大大发3d园,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是旧址内最受关注的现存文物之一。1945年抗战胜利,1946年西南联大撤销,清华、北大、南开三校返回平津复员,临别之际遂建此碑以志纪念。后来清华、北大、南开在各自校园内分别复制了一通。

  西南联大纪念碑位于云南师大校园深处,附近绿化颇好,树木扶疏,还有梅贻琦题写的国立昆明师范学院纪念柱等文物,东侧建有西南联大纪念馆。碑高约5米,宽约2.7米,碑之阳面,碑额题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冯友兰撰文,闻一多篆额,罗庸书丹,都是当时名家,因此该碑被称为三绝碑。碑之阴面,碑额题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抗战以来从军学生题名,校志委员会纂列,唐兰篆额,刘晋年书丹,其上镌刻记录800余名西南联大从军学生姓名。冯友兰所撰碑文说:昆明本为后方名城,自日军入安南,陷缅甸,乃成后方重镇。联合大学支持其间,先后毕业学生二千余人,从军旅者八百余人。需要说明的是,根据后来学者的整理研究,一方面,碑上共刻有834个名字但实际上名字有个别重复,也就是不到834人,另一方面,西南联大各时期从军学生总数并不止此数,还有许多从军学生名字没有刻在碑上,因此800余人只是概数。

  碑上的每一个人名都代表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对于这些学子的后来去向,西南联大校史研究者当有梳理,但是要全部研究清楚并非易事:这800余人中,有的牺牲在抗日战场;许多人则在抗战后继续学业,后来成为很有名的学者(如邹承鲁、萨本栋、黄枬森、许渊冲、殷福生、熊秉明,等等);对于南开校友会而言,哪些是南开系列大发3d的学子恐怕也并不完全清楚。我们这次只从一个中学的角度来观察这通名碑。

  2 西南联大纪念碑

  蜀光中学是抗战时期大后方一所较有名气的中学。大发3d位于四川省有名的盐都自流井,1924年由当地盐商出资创办,抗战后应自流井士绅之邀,张伯苓先生率南开大发3d接办蜀光中学,喻传鉴、韩树信等先生先后主持校务,短短几年即取得较大成功。2002年在大发3d出土《伯苓亭记》碑,为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树立,江庸撰文,沈尹默书丹,碑文叙述了张伯苓接办蜀光的过程,是南开系列大发3d发展历程中的一通重要碑刻。

  西南联大各个阶段有不少学生投笔从戎,特别是抗战后期,侵华日军垂死挣扎,进犯大西南,在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学生十万兵的号召下,许多学生中辍学业入伍从军,报效祖国。蜀光当时学生毕业后有不少进入西南联大学习,也许还有从军而我们还不知道的,目前而言我们所知的符合蜀光+西南联大+远征军三个条件的共计八人:王蜀龙、黄枬森、华德培、刘克果、欧阳渊、缪灼华、罗达仁,其中蜀光毕业的学生七人,都是南开接办蜀光后创办的最初几届高中班的学生(19381940级入学,19411943届中学毕业入西南联大),后来在蜀光任教的教师一人,即罗达仁老师。

  此外,校友回忆材料里提到,在西南联大报名参加从军的蜀光校友还有曹贞敏、刘镇身,但是在纪念碑上题名录没有查到他们的名字,需要补充说明如下。

  关于曹贞敏,据王蜀龙20155月在《答<蜀光校友>记者问》说明确回忆说,再后,1945年初,一百名中国译员先后分两批受令乘军用飞机飞美执行特殊任务。我和蜀光校友曹贞敏被分派在第一批50人中。那么根据王蜀龙的回忆,有可能是题名录里遗漏了曹贞敏的名字,或者存在改名等其他原因,只有留待知情者告知了。

  关于刘镇身,在西南联大纪念馆看到一份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知识青年志愿从军名单(见附图3),这份名单显然是不全的,不过其中有刘克果、黄枬森、刘镇身、缪灼华等四人的名字,可见刘镇身当时的确报名了。在黄丹根据黄枬森回忆整理的《西南联大学生抗日从军亲历记——黄枬森忆19441945年参加青年军往事》里写道,一起报名参军的联大同学同时也是父亲四川自贡蜀光中学同学还有刘克果(后更名刘放)、缪灼华(后更名黄自强)、刘镇身(未走成),可见刘镇身已报名,但应该是由于其他原因没有走成。

 

  西南联大就读的蜀光校友在昆明从军远征,消息传到自流井,也颇有影响。如华德培的叔叔华熟之(当为自流井盐商)也为儿子报名参军,据档案资料1944年《自贡市民华熟之送子参加青年军的快邮代电》内容记载道。自贡市知识青年从军征集委员会主任委员勋鉴:窃自日寇占我国土以来,于兹八载,大有直趋腹地

 

3  西南联大纪念馆馆藏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知识青年志愿从军名单

之势。熟之自愧年逾五旬,又有家小之累,目前不能亲赴前线,手刃罪魁;前乃遣胞侄德培由联大学院请假投考翻译员训练所,结业后奉国民政论外事局派在盟军五四五团团部充翻译官,业已调赴前线作战。兹读委座手谕:国势阽危,非全民抗战不能收复失地,乃发起知识青年从军之组织。熟之仅有一子名璧辉,曾受军事训练,特嘱报名从军。......”

  八位蜀光校友的名字镌刻在纪念碑题名录上,在碑上可谓已永铭史册,在碑下则走上不同的生活道路,此后遭际各有不同,对他们中的多数人曾经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段光芒只能深埋在记忆中,直到各自生命的晚年,方才提笔撰写了一些文章,留下了宝贵的材料。3  西南联大纪念馆馆藏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知识青年志愿从军名单

  王蜀龙后来在美国完成学业,从事工程技术研究教学工作并在工业部门任职。美国总统1946年曾授予中国战区为二战做出卓著功绩人员以铜质自由勋章,共300余人,西南联大学生王蜀龙名列其中,可见他功勋卓著。王蜀龙的弟弟王乃粒曾撰有《一位美国自由勋章获得者的故事——话说哥哥王蜀龙》。蜀光校友会王举孙校友整理了系列相关材料,包括《<蜀龙答《蜀光校友》记者问>》等。

  黄枬森后在北京大学从事哲学研究。黄丹根据黄枬森回忆整理的《西南联大学生抗日从军亲历记——黄枬森忆19441945年参加青年军往事》,又题为《千秋青史一石碑》,该文删节后曾发表在2012823日《人民政协报》,改题为《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学生十万兵》。

  欧阳渊后从事煤炭科学研究。有文章(如范连芬的《一本在中缅战场找回的纪念册》)叙述了欧阳渊参加1944年滇缅之战的经历,其中记述了他珍藏的《蜀光1943级毕业纪念册》随他走过怒江和高黎贡山,在战场失而复得的感人往事,印象里文章曾在蜀光中学北京校友会校友通讯等资料上刊发。

  傅书逷后从事电气工程技术工作,在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工作。傅书逷撰有《缅北战场五百天》,见1995年《海淀文史资料选编》(第9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专辑)。

  罗达仁后来长期在蜀光中学任教。罗达仁翻译的文德尔班《哲学史教程》上下卷,近70万字,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并辑入《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2005年罗达仁撰写的回忆录《亲历中印缅抗日战场》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次年他就去世了。我们的蜀光同学舒莺曾与重庆作家罗学蓬合作创作了长篇历史小说《中国远征军》,她曾查阅搜集大量历史资料,据她所说其中罗达仁这部回忆录曾弥补了相关史料的不足。翻阅起罗达仁老师去世前嘱托孩子寄赠来的著作,不经意间已经十年了,回忆起当时与他通话时的情景,令人怀念。

钟三201593日于盐言斋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