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蜀光校友
师恩在我心
来源:   日期:2012-06-24    点击:

 

    去年周文锐老师逝世后,周游发来感谢信。看后感慨万千,真的,应该感谢老师的是我们。
    王举孙是蜀光高1955级,我是蜀光高1957级二班的学生。杨锦华老师教我的历史,周文锐老师教我的物理。在上世纪50年代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70年代我调进蜀光又与恩师再续师生情。使我终生难忘的有三件事:


    一是送鸡汤。


    文革末期举孙被捕前二天,我去探视他时,他说“胃痛吃不下饭,很想喝点鸡汤。”当时我家的经济很困难,我就去找杨老师借几块钱。她给了我伍块钱,说:“不要还了,就当我和老周送给举孙吃的。”我给举孙送去了鸡汤,他喝了点鸡汤第二天就被捕了。

    十个月后,他放出来了,我对他说:“你关在区机关里喝的鸡汤,是杨锦华和周文锐老师送给你的。”

    他感动地说:“多好的老师呀!”


    二是关于落实我的政策问题。


    “四人帮”粉碎后,教师要增加工资,但我们生物组只有一个名额,我就把我的一票投给了德高望众的刘文理老师。第二天有位从农村招回来的女老师,指着我的鼻子骂:“你首先提名刘文理老师,把名额占了。你这个‘四人帮’真该好好地批一下。”当时我感到很委屈。我就去对杨老师讲了这个事。她陪我在大操场边走、边安慰又边开导我,说“你的问题要解决,要去找管得到自井区的市领导。”
    我在她的点拨下,就到市委小食堂门前守候。我的运气真好,遇见了来吃饭的冯金樟书记。我说:“我叫陈淑琼,西师生物系毕业,现在二中(蜀光中学)教书。自井区把我打成反革命,影响了我的工作和工资。”他在一个小本子上记了几点,先后没有十分钟。几天后,在蜀光大礼堂前,陈久健书记就对我说:“你去找了冯书记吧?冯书记已派他的秘书到二中了解情况。我就对他说:自井区说陈淑琼是反革命,就应把她是反革命的材料拿出来。如果拿不出她是反革命的材料,就应该把她的问题解决。”自井区个别人真可恶,拿不出把我定为反革命的材料,但又故意拖着不解决,直到文教系统宣布教师调整工资结束,才下发文件通知二中:“陈淑琼不构成反革命罪……”政治问题虽解决了,但我的工资却比同等条件的老师少一级。


    三是我的“曲线救国”。


    通过纠正我的错案一事给我很大的启发,我想以后通过自己在教学、论文、科研上的成果等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称之为“曲线救国”。我把这一想法告诉刘文理老师。他是个很本分的人,觉得我的想法太离谱,惊奇地望着我,什么也没有说。我又把我的这一想法对周文锐老师说了,他不反对,笑着说:“我要看你怎样‘曲线救国’?!”。


    我怎么“曲线救国”呢?


    一是自学充电,更新知识;二是下死功夫自编《高中生物教参》;三是教好书;四是开展科研。例如,新编高中生物教材出版后,因尚缺教学参考书,给教学带来很大困难。我在担任高中生物教学时,就自编高中生物参考资料充实我的教学。在我担任高中生物教学时的各届高考成绩平均分都是27分多一点(满分30分,相当百分制的90分),均名列全市前茅。我参加了自贡市荣县树蕨的考察,鉴定树蕨的对比表30多項是我拟定刘老师审查的。由此我获得了省、市嘉奖。那几年,我还在国家级和省级生物教学刊物上发表数篇教学论文。
    同时,我“毛遂自荐”,给四川省教科所生物组的老师寄去我的教学和教学研究的有关材料。(后来我才知道他姓杨)我自荐说:我是西师1964级生物系毕业,现在一分时时彩教生物。同时把自己整理的自编《高中生物教学参考资料》(约数万字)、我在“生物学通报”上发表的论文《花和果实》,以及我在担任高中生物教学时学生高考成绩寄给他。过了一段时间,信息就反馈回来了。省教科所邀请我参加了一系列省一级活动:《高考试卷的分析和评估》;《高中生物教材的编写的修改意见》、《四川省第一次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的命题工作》(由周厅长亲自确定,省教科所提名,成都、重庆、专县各一人,共三名,我是作为专县进入的。)《生物作业题的修改和整编》等活动。再后,我被四川省生物学会吸收为会员。
    5年过去了,我认为我的“曲线救国”该有结果了。于是我把自己5年来在教学、论文、科研三方面的材料汇总后报送教育部。1985年我托一位学生上北京交给我的表姐宋漱华(蜀光高1946级校友),请她帮我交到教育部中学司。


    三个月后,蜀光中学杜江副校长和夏文清主任通知我说:“你的问题在评高级时一齐解决”。后来在教师评级时,我是蜀光中学第一批被评为高级教师的。
    我的“曲线救国”成功后,此时我突然醒悟了:级别和职称,名和利,其实都不那么重要。对我而言,能教好学生,能报答母校和老师的跪乳之恩,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在我艰难地拼博的时候,杨锦华、周文锐、刘文理、吕联辉、刘铭一、周伯涛、罗达仁、金石、李志道、费舜东等老师,总是安慰我,并在教学上指导和支持我。

    不论是驾鹤西去的、还是仍健在的老师啊,作为学生的我,都没有忘记您们!


    师恩重于山,您们永远铭记在我心中。

 

              您们的学生陈淑琼2012年3月10日于蜀光校园

 

分享到:更多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时时彩版权所有 ©  蜀ICP备19014399号

地址: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东兴寺街伍家坝26号

教务处:0813-2701037 政教处:0813-2700041 党政办:0813-2705231  电话:0813-2700432      技术支持:自贡百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扫一扫 关注我们